首页>协会动态>要闻视点
贸易战升级,中国600亿如何应对美国2000亿?
发布日期:2018-8-6

对中国来说,这场国运之战避无可避,不如积极应对。对外继续扩大开放,努力开拓美国之外的其他海外市场;对内坚定不移推动改革,培育广大的国内市场,努力化危为机。


8月3日20点,商务部发布公告,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分4个等级加征5%—25%的关税,其中近一半的2400多个税目商品税率高达25%,囊括农产品、化工品、纺织品、电子产品和日常用品,覆盖原材料和中端消耗品。

中方第二批反制措施正式出台,引发世界广泛关注。

这个背景是当地时间7月10日,美方宣布将对原产于中国的20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10%关税;8月1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发表声明,拟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税率从10%提高至25%。

另一方面,美方又不断放出风声,声称他们在寻求与中方谈判,还不断放出似真还假的“中美高层接触”消息。

讹诈

打还是谈?中美贸易战继第一批500亿美元货品加征关税后,进入第二阶段,局势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美方一下子压上了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25%的关税,足足是第一阶段500亿美元的四倍,这种极限施压,是特朗普谈判的惯用手段,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想逼迫中国回到谈判桌。但中国不紧不慢地跟了600亿美元的牌,还按照4档不同税率加征关税,从5%到25%,比起美国一股脑儿压上2000亿美元、25%关税,中方的态度更值得琢磨。

而面对美方不断放出的和谈消息,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明确表示:“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基础上进行协商,才是解决贸易分歧的有效途径。”美方的这种行为,被中国指责为“单边的威胁”和“讹诈”,也就是说,要和谈,美方首先要表示诚意。

从商务部表态看,中国似乎并不着急和谈。

对付美方“一手大棒一手玉米”的手法,如同重庆谈判与上党战役同时进行,如同抗美援朝战场上上甘岭战役与板门店谈判并行不悖,我们理所当然要“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


应对

什么是中国“革命的两手”?

王毅外长在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双边会见,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宣布,双方在大方向上达成一致,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前提之下通过谈判解决彼此关心的问题。虽然王外长向媒体明确提到的只有“一个中国”和朝鲜半岛问题,但有理由相信中美贸易也在他所说的中美“彼此关心的问题”行列。

王外长其实点的很透,中美虽然在经贸问题上有摩擦,但跳出经贸,在很多区域和国际问题上,美国离不开中国的合作,美国不应把事做太绝。

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在美国升级贸易战后,适时宣布反制措施,让对方知道我们维护自身权益、反击对方的决心。以斗争求团结,没有斗争,求不来团结。

中国这第二批反制措施的看点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600亿和2000亿,看似数量上不对等,其实中国有自己的现实考虑。

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货物贸易出口额4298亿美元(按美方统计是超过5000亿美元),自美国进口额只有1539亿美元。所以,对美方第一笔500亿美元贸易战,我们可以“同态复仇”,同样制定500亿美元的报复清单,加征同样的25%税率;但对美方已经宣布追加的2000亿美元清单、以及未来可能进一步追加的2000多亿美元清单,我们就不能“同态复仇”了,只能“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一部分报复通过货物贸易实施,另外一部分在货物贸易之外,甚至是在经贸领域之外。

“贸易战”既然是“战”,就没有理由要求中国亦步亦趋按照对方的招数还击。所以,大家不要觉得中国用600亿美元报复清单还击对方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清单“不对等”、甚至觉得“不过瘾”;美方也不要以为未来若实施那2000亿美元清单,遭到中方的报复仅仅局限于这次公布的600亿美元清单。


时间

中方这次反击措施的另一个看点是充分考虑了对自身损害最小化,这一考虑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宣布反制措施的时间选择,以及报复清单划分为4档。

在此次贸易战爆发之初,我就提出,中国应当重视贸易争端与金融市场之间的相互影响,要趋利避害,最大限度降低贸易争端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最大限度增强对对手的打击和制衡,防范贸易战对手与国际游资借贸易战操纵打击我国金融市场。即使在仅涉及货物贸易的狭义贸易争端中,我们也需要高度重视贸易战对金融市场的影响。

因为无论各方口头争论、威胁多么激烈,无论各方公布的加征关税、贸易禁运清单规模多么庞大,涉及产业领域多么关键,只要贸易战各方尚未正式开始加征关税或禁运,相关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就不会受到实际影响。但是,所有这些口头争论、威胁、层层加码,已经足够在金融市场上掀起巨大波澜了。

所以,美方扩大贸易战规模和中方宣布反制的时间点就很有意味。

当地时间7月10日,美方宣布将对原产于中国的20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10%关税,当时,中方没有立刻宣布明确的反制措施;直到美方宣布提高加征关税税率两天之后的8月3日,也就是星期五晚上,中方才宣布反制措施。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贸易报复措施必然会对股市产生冲击,7月初,中国股市正惊魂未定,中方如果当时就宣布反制措施,对股市必然雪上加霜。等到北京时间8月3日(星期五)晚上20点宣布反制措施,接下来两个非交易日可供A股市场消化这项反制措施的冲击。而北京时间8月3日(星期五)晚上20点是纽约时间8月3日(星期五)早上8点,也刚好是美股开盘前。


风险

其次,美方威胁要对追加的2000亿美元贸易战清单加征25%关税,而我方提出的600亿美元报复清单还划分为5%—25%的4个档次。美方的“威风”做法在舆论效果上很占优势,但细究之下,要落地恐怕没那么容易,承担的风险也更大。相比美国,中方的报复清单划分档次,更有操作性,同时尽量使对中国下游厂商和消费者的负面影响最小化。

贸易战开始以来,特朗普一手操盘,几轮谈判都被推翻的原因,一方面是特朗普惯用的谈判手段,另一方面也是特朗普从未赋权给谈判代表团。而白宫内部在对华贸易上一直存在对立的两派。

一派是以财长姆努钦为代表的温和派,主张与中国积极对话,避免中美贸易冲突扩大化。包括美方长期参与对华事务的前财长保尔森和黑石集团首席执行长苏世民等。保尔森就是姆努钦在高盛时的上司。

另一派就是以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总统贸易顾问纳瓦罗为代表的鹰派。这一派认为,通过对话和谈判是无法解决与中国贸易问题的,美国必须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迫使中国做出真正让步。

但层层加码,贸易战带来的风险也随之增大,势必加剧特朗普团队内部的分歧和美国政商界的忧虑。

须知,2017年以来,美国通货膨胀压力明显上升,2014—2016年美国消费者价格同比涨幅分别为1.6%、0.1%和1.3%,2017年上升到了2.1%,2018年前5个月依次为2.1%、2.2%、2.4%、2.5%和2.8%,生产者价格同比涨幅依次为2.6%、2.8%、3.0%、2.6%和3.1%,均高于同期消费者价格同比涨幅,表明消费者价格存在未来进一步上涨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给多达2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高达25%的关税,未来还可能继续追加近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而且这部分中国商品中很大一部分找不到替代货源,加征关税的成本必然会转嫁到美国国内消费者身上,对美国通货膨胀造成新压力。

相比之下,我方将这次宣布的报复清单划分为4档,可替代性较差的原料等加征关税税率较低,可替代性强的原料、属于奢侈品或非必需品的消费品、与我国国内制造业竞争关系较强的制成品加征关税税率较高,明显是想最大限度削弱贸易战的负面影响。

但我们也必须清醒认识到,贸易战本身必然是两败俱伤的,不能指望当期不付出代价,而是要着眼于“以战止战”,显著降低较长时间跨度上的贸易战和其它摩擦的风险概率以及相关代价;既要让对方感到疼痛,也要寻求尽可能减轻对我们自己的冲击。


结语

总体而言,从当前情况来看,中方走的是“总体战+持久战”路线,准备应对极端情况,就是美方向中国对美全部货物贸易出口都额外加征关税。由于在美方已经宣布的2500亿美元涉案贸易额之外,我们还有近3000亿美元对美出口,所以,我们还需积极做好防范准备。

因为在货物贸易中,中国是生产方,美国是消费方,所以贸易战对中方的冲击峰值出现在前期,对美方的冲击会出现在后期。美国经济目前正处于峰顶,但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消极影响特朗普也应该心知肚明。

在全球经济和贸易体系中,今日之美国已经不复占有二战结束后初期和冷战刚刚结束时那种独步天下的体量份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17年美国实际GDP仅占全球15.40%。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在全球进口贸易总量中,美国进口占比已经从本世纪初最高时的18.92%下降到2017年的13.42%,相当于最高峰时期占比的七成。

对中国来说,这场国运之战避无可避,不如积极应对。对外继续扩大开放,努力开拓美国之外的其他海外市场;对内坚定不移推动改革,培育广大的国内市场,努力化危为机。

非洲大草原上动物之所以如此强壮,就是随时随地需要奔跑应对危险。国家的发展同样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多少年后,可能我们还会感谢这次贸易战,让中国更加清醒,也更加努力。

作者:梅新育、独孤九段

本文来源:侠客岛


新华社评论员:以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

发展出题目,改革做文章。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继续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的重大举措,释放了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强烈信号。

无论形势多么复杂,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心坚定不移。以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是坚定信心、稳定预期的“关键一招”。

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保持了总体平稳、稳中向好态势,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扎实推进。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密集出台,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力度空前,成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场深刻变革;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激发了市场内生动力,上半年日均新设企业1.81万户;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力打好“三大攻坚战”,经济结构持续优化,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60%;22个领域大幅放宽外商投资市场准入,上半年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同比增长96.6%。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不断取得重要进展,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既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不竭动力,也为世界各国带来了巨大机遇。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当前,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发展面临新问题新挑战,唯有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坚定不移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才能攻坚克难,开辟发展新境界。积弊犹存,即以改革去之;预期未明,即以改革明之。

深化改革,要抓住主要矛盾,找准突破口和着力点,采取针对性强的措施精准发力。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改革举措要“管用见效”,这就要求改革有的放矢,聚焦经济社会发展的痛点、难点问题,着力补齐短板、完善制度、增强活力、改善民生,做到百姓关心什么、社会期盼什么,改革的重点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使改革发展更好地对接群众需求、凝聚社会共识。

推进改革开放,必须以更大力度抓落实、务实效。要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打通去产能的制度梗阻,切实增强创新力、发展新动能;优化营商环境,降低企业成本,进一步激发创新创业热情;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的举措,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通过机制创新,有效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纵深发展,精心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迈出对外开放、合作共赢的新步伐。通过改革理顺机制、搞活市场、优化生态、推动创新,就能让市场主体吃上“定心丸”,为稳定各方预期筑牢“压舱石”。


王毅:希望美方把“不谋求支配地位”的表态落实到行动上

8月4日下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结束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和东亚峰会(10+8,东盟加中日韩以及美、俄、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长会之后举行中外媒体吹风会,介绍了会议成果。王毅表示,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达成三点重要共识。

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达成三点重要共识

王毅表示,当天进行的东盟-中日韩外长会在团结和谐的气氛中进行,形成了三点重要共识:

一、应该共同维护自由贸易,反对保护主义,坚持多边主义进程。

二、随着东盟共同体的建成,以及中日韩合作的恢复和发展,要积极推进东亚经济共同体建设。

三、考虑到目前的国际经济和政治形势,大家都认为,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应该加速。希望在今年年底之前,能够达成原则上的一致,或者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因为这符合我们所有国家的利益。

(RCEP,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


美国是地区军事化的最大推手 指责中国是颠倒黑白

王毅表示,在东亚峰会(10+8)外长会上,大家都意识到地区出现了一些积极的进展,但也有一些消极的动向。

王毅说:“一些域外国家,主要是美国,把大规模的战略性武器频繁开进本区域,尤其是南海地区,在这个地区耀武扬威,构成了对本地区国家安全上的威胁和压力,恐怕这才是地区军事化的最大推手。面对这种不断增强的军事压力,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区国家当然要履行我们的自保权和自卫权,构建一些防御性设施。但是(这些措施)又被戴上所谓的‘军事化’的帽子,这是一种颠倒黑白,我想任何了解基本事实的人士都不会认同这一点。”


希望美方把“不谋求支配地位”的表态落实到行动上

王毅还表示,美国国务卿出席了4日的会议,“我们注意到国务卿先生这几天在我们这个地区访问了一些国家,也发表了一些政策性的演讲。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他提到,这个地区各国的主权都不应当受到威胁,而且明确表示美国不谋求在这个地区的支配地位。考虑到美国迄今为止在这个世界上的所作所为,我们听到这个话感到很难得,因为过去很少听到。既然说到了,我们希望美国能说到做到,把这些重要的表态真正落实到行动上。”


域外国家应改变“当裁判”的心态

王毅还介绍了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和东亚峰会(10+8)外长会,这两个会议的“不同之处”。

王毅:“这两个会议,跟前两年一样,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本地区的国家坐在一起开会,大家非常和谐,非常友好。今天(4日)的10+3会议,我们都谈的是合作,南海问题没有任何人谈,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正在沿着正确的方向往前走。当我们换了一个房间,到了10+8,本地区国家仍然是保持非常平和的合作态度。但是,就跟前年和去年一样,个别域外国家又到这里来指手画脚,唯恐我们这个地区不乱,这是一个很遗憾的现象。因为这个地区的主角是我们这些国家,我们这些国家才最有发言权,来判断当前的形势,来推进我们这个地区的合作。我们希望域外的国家要改变心态,改变这种好像自己才能当裁判的心态,应该理解和支持我们这个地区的国家,包括东盟和中国在内,为地区的和平稳定所作出的努力。如果无视中国和东盟这些年来为地区的和平稳定,包括为南海问题的和平解决所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起码是对本地区国家的不尊重,也是很不负责任的。”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

监制:杨继红

主编:张天宇

记者:窦筠韵 茆丹

编辑:江永韬